第六章、趨光性 上

 

因為卡帶而變得支離破碎的片段是這樣的──

某晚。

 

「簽名?」

 

「對啊你看我連簽名筆都早買好了!黑色的就好了吧?我在附近的文具店買的,那老闆認出我是在便利店打工的,還給我打了折呢!人超好!」

 

「可是我們又不是大明星簽什麼名啊?」阿妹質疑。

 

……如果我是你兒子,才不想老爸把老媽唯一留下來的東西拿去給路人A跟路人B塗鴉呢。」

常江嘲諷,翻個大白眼。

 

「哎,你們又不是路人A跟路人B!頂多是妹叔叔跟路人B啦,我只是想說GinGin在香港沒有任何親戚長輩會疼他,他最親的也只有你們了。我希望他再長大點看到簽名,會記得有你們曾那麼疼惜他嘛,我想讓他知道還有很多人疼惜他的……」某傻爸爸堅持這突發奇想。

 

阿妹從喉頭中擠出嗚一聲,完完全全被秒殺。常江光聽他那一聲就知道他敗下陣來了。

「妹叔叔最疼Gin了!即使你們以後搬離銅鑼灣、或常江被調離這區,你也一定要常常帶GinGin來給我們看看啊,我還希望他長大一點能跟嬌嬌一起玩、一起唱歌呢……

 

「別隨便算我一份好嗎?」路人B抗議,被習慣性無視。

而且為什麼阿妹會假設只有他被調、離這區?別隨便替他設定不堪的前途好嗎。

 

「簽那裡、簽那裡?」阿妹接過麥克筆,躍躍欲試。

常江看著那兩個傻爸爸用上大號的姿態蹲在路邊、在吉他上簽完名還意猶未盡地畫起圖案來,就開始同情他們的兒子了。他等著見識他們把兒子養成什麼自閉難搞偏激怪相的反社會青年。

常江提腳,用靴頭頂了頂阿妹的屁股。

真不知道現在是誰沒個警察的樣子呢?「……明知道自己手殘還畫什麼畫?你究竟在畫什麼啊?一點都不像……這是什麼?四不像嗎?超醜的!」

 

常江的靴頭頂得他都快要整個向前裁,線條都畫得歪歪斜斜的了。

阿妹一手伸向後,把那隻可惡的腳撥開,「滾開,別弄我啦!我在畫流星!了不起你來畫啊,高中美術科拿F的傢伙……你那懂什麼叫藝術?」

 

「連我高中的美術科拿F都記得?」他什麼時候跟阿妹閒聊的時候提到的?反正他們可以聊天的時間像有幾輩子長,「怎樣?你暗戀我喔?」

 

阿妹簽了個還可以看得出是『陳妹』兩字的直排簽名後,專心一志地跪下來一手按著吉他面、吱吱吱地勾勒出流星來(他說的),那微皺著眉的認真模樣好像正在幹什麼人生大事般。

但那……呃,流星嗎?常江左看右看、甚至歪著頭看,勉強看得出那『流星』在出現在地球人眼底之前一定被七大行星連環撞過,或是直接被吞進黑洞再吐出來的,總之降臨得極其悲壯。

喂,真不是普通的醜,偏偏阿妹又不是普通認真。

連嘲笑他都覺得他太可憐了,也不知道這傢伙上次畫畫是民國幾年了。

 

好不容易,阿妹直起上身,仍跪著、仰頭看他。

把筆遞上來,「咯,常江,到你了。」

 

之後,他不知道多少次、多少次,午夜夢迴到這個畫面。

就像不停跳針的壞唱片。

差別在那段壞掉的記憶沒法從腦袋中拔出來。

 

***

 

他們那天黃昏在小公園的一吻只是起點。

那吻像鳴槍一響,之後,一切都逐步失常、脫軌了。

 

多天後的晚上,放完長假的他與阿妹回到工作崗位。

旁邊的阿妹一直說他假期時的家庭樂,他跟阿絹把嬌嬌還有隔壁家嬌嬌的『竹馬』一起帶去*荔園玩,那裡有鏡屋啊小火車還養了數隻山羊,嬌嬌跟竹馬君一起坐迴旋木馬的時候有多興奮多可愛啊、嬌嬌堅持自己拿草去餵山羊可是卻嚇得跑回來死死抱緊他呢……諸如此類的,基本上常江每隔三句才聽到半句、隔五句才拚湊到完整一句。

總之是個單數頻率。

阿妹完全不介意他興趣缺缺的樣子,只當他還沒能領悟天倫樂有多幸福,滔滔不絕地說下去。

常江聽到眼神都死了,他還沒能決定拿什麼表情去面對那個……不小心擦槍走火的。

對比起大鬼,面對阿妹卻相對容易。

完了,他完全是玩火自焚了。他不想再繼續走下去,再走下去終會在某個街角、某條電橙柱下看見那個身上某一樣白色在發光的傢伙。他好想就地蹲下去當石像算了。

 

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他那天要喝酒?為什麼他要喝那麼多?要喝那麼多為什麼不一個在家中喝到死算了!?

他去什麼公園?為什麼去公園之前要去便利店不去超市?明明超市一打啤酒絕對有特價!

……為什麼是大鬼?路人甲乙丙丁甚至路過的師奶都好就不能是大鬼!為什麼偏偏是他!?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他已經為這事苦惱了快一星期、也腦袋空白了一星期了。

現在每隔十多步就有一條電橙柱就極吸引常江去撞,可見這個城市規劃真是好。

 

「夥計,你沒事吧?我看見你一臉想撞柱的表情。如果你是太妒忌的話,我頂多讓你緩口氣,隔半小時之後再說吧?」看到拍檔一臉想死仍非常堅持要分享天倫樂的陳妹,果然是個觀察力一流、體諒拍擋的警察人材。「你今晚還沒喝咖啡?來,哥哥請你喝好了……欸,你看那是什麼?玫瑰花?」

 

走著走著,大鬼小鬼都沒撞到,反而『撞到』花。

那朵花完整一支,還不偏不倚放在路中央,顯然是人為的。

阿妹蹲下來,把花轉了一圈拿起來,並不是什麼易燃物或陷阱,貨真價實的玫瑰花一支。

那艷白蓄著燈光、像蒙上層薄薄的星塵,已拔了尖的玫瑰也很新鮮。

 

阿妹把白玫瑰交給常江看。

他們沒走幾步,又一支玫瑰花……阿妹微張的嘴巴抽筋一下,「常江……我開始有點寒了。」

大半夜的究竟有誰無聊到在行人道上排玫瑰花啊?還要是白色的?

……一點也不浪漫,只讓他從頭寒到腳尖。

於是常江接下第二枝玫瑰,急欲知道事情真相的阿妹快跑幾步,果然,又在前頭發現多一支。

這樣重覆了六次吧。

他們撿花的速度越來越快,各拿了三支,堂堂兩個警察好像撿垃圾的清潔工似地。

那些花還不是排一直線,中途拐了個彎,有夠離奇的。

 

一直到阿妹彎身,撿起最後一支。

然後,他們同時聽到木吉他清澈透亮的樂音,那是很悅耳溫柔的前奏。

阿妹驚訛地嘆笑一聲,然後開始笑了起來,「……哈,天啊,我們早該猜到是他。」

 

那站在離他們尚餘二十米,倚在電燈柱下的青年正在撥吉他。

他抱著有塗鴉的吉他,撥得非常地隨性悠然,右手腕卻纏上了一朵燦爛白玫瑰。

他在唱法文歌,即使不明白那種優美語言。你只聽旋律就知道那是首情歌。

T恤跟自製的花手飾正在發亮。

 

阿妹好像受不了他般,邊搖頭邊嘆笑,毫不猶豫地走向他。

似乎完全沒意識到那首情歌要獻給誰,拿著那三朵花輕敲他的頭便打斷演唱。

「喂,你這小子閒過頭了?你在搞什麼把戲?嚇死我們了!我們以為又撞鬼,你知道白色在中國人來說蠻不吉利的嗎?……

 

「白玫瑰的花語不是純愛嗎?」

 

「我那知道?之前不是說很窮,那來的閒錢玩這把戲嚇我們?你錢多是不是?」

 

「我真的不是想嚇你啊。欸,就斜對面那間花店的老闆娘啦,她超喜歡Gin的。她說如果我每天帶Gin去給她見一下、玩一下,她就送一支花給我。你們放假的時候,我儲了很多天了……

 

「你這樣賣子求榮對嗎你?」

 

阿妹跟大鬼一人一句聊得歡快,被驚嚇完又放鬆下來的阿妹有點興奮。

他拿著三朵白玫瑰,卻完全像個陌生人。

明明每晚都是這樣在某條電燈柱下,三人自然地圍成一團閒嗑牙。現在,他卻說不上為什麼一點也不想走過去、不想加入他們,又或是……不想插入跟破壞他們。

他隱隱有種感覺,即使他現在走過去,也只會是2+1,不會再是3了。

自之前那擦槍走火的意外一吻之後,不能再是3了。

 

阿妹跟Agnes二人一如往常,在黑夜中下意識地聚集起來凝聚著光亮與溫暖。

他唸高中的時候不知道從那老師口中聽說過,飛蛾在燈火附近飛行時,會保持飛行距離以策安全。人們奇怪為什麼飛蛾明明快接近了卻飛離燈火,其實牠們正在循環著飛行角度,一直向火趨近。
那是螺旋路線,且最終將繞向燈火中心,必會引導飛蛾一步步進入火中、邁向死亡之路。

……為什麼他偏偏卻在遠離火團時才發現,自己也有著趨光性

Agnes曾向他說過,那中國女孩在發亮、而阿妹在他眼中也總是明艷的。

他又從什麼時候發現……Agnes在他眼中綻放著與別不同的顏色?只是因為那是低調而淡弱的光暈才沒有察覺?又或是太習慣這種微光的存在了?每晚每晚,他總是在發亮。

那阿妹呢?阿妹曾吸引他一頭裁進去的路難道只代表毀滅嗎?

 

他突然好想知道。

Agnes眼中的他,是否曾有一次或至少半次是發亮的、是吸引的?

 

但如果自己只有低等動物的趨光性,而天生不具有發光細胞呢?

如果他這輩子只能輪流被光捕捉、忽遠忽近循環地飛行直到死呢?

……墮進另一團更艷更熱的火中並不是救贖,只是更徹底的毀滅吧。

 

煩惱掙扎了一星期的自己像個傻瓜一樣。
或許純粹因為在Agnes能選擇的時候沒有選擇他,才把他變成了傻瓜。

阿妹跟Agnes籠罩在燈光之下,他卻遠離電燈照射到的範圍,不想過去。

不能過去。

他與紅髮青年之間,夾著阿妹。

許是在意他為什麼不走過來吧,Agnes透過阿妹的肩膀,看了他一眼。

他們的視線交匯不夠一秒,青年像被蜤到般立即垂眸。

 

常江把手上那三支花拋進旁邊的垃圾桶。

他只是搞不清楚原委就接過阿妹遞來的1/2

其實,那些花、那些情歌全部都是阿妹的。

Agnes準備送給阿妹的。

 

之後,如他所料。

曾說只要每天見到阿妹兩次就已經夠幸福的Agnes,像逃避什麼似的、開始全力追求阿妹。

老實說,他不知道自己該有什麼感想才叫正常。

也許自他發現自己只對男人勃起時,一切早已失常了。

 

 

 

 

* 荔園:開業於1949年的荔園,為當時香港最大規模的遊樂場,遊樂設施包括各式各樣的攤位遊戲、機動遊戲與溜冰場。最後因同業競爭的影響令荔園生意不斷下跌,更於1997年全面結業。

Posted by 葦
comment:8   trackback:0
[Agnès
comment
嗚,好懷念荔園
雖然山羊真的很臭可是那裡很多機動遊戲很好玩QAQ
只去過一次就結業了非常可惜!
然後......
嗯,要八萬字內完真是痴人說夢
年青篇什麼時候完結啊啊啊我想寫大叔篇啊啊啊~~~
2010/04/28 04:48 | URL | edit posted by 葦
XDDDDDDD 學校電腦課設計的真是超棒的喔喔(掩面)
偷偷在電腦克看GIN爸(被巴)
2010/04/28 09:02 | URL | edit posted by
忘記打名字了(驚悚)
然後電腦課的課也打錯了XD 越來越手殘了(欸)
2010/04/28 09:03 | URL | edit posted by 雨褵
其實阿葦啊,在這個有荔園的時代,前面卻出現了無比現代的陳奕迅的愛情轉移,好像有點詭異咩=_=|||
2010/04/28 13:58 | URL | edit posted by 十誡
這篇看得有點悲情~
常江阿!你放心吧小b早覺得你會發光了~
你們倆都趨光性,抱一起發光算了!= =+
小b也恐慌了所以才會追阿妹吧?

青梅竹馬好搶眼阿!
我每次看到竹馬都大笑!XDD
曉哥我愛你!!(欸!?)

希望小b快點去追常江
常江快點投入小b的懷抱

老爺你想一本終結是不可能的了!(菸)
2010/04/28 20:09 | URL | edit posted by 雨而
一把火下去...全部給他燒個精光吧(喂喂)
2010/04/29 01:37 | URL | edit posted by 憧子
小b快點去追常江+1
一把火下去全部給他燒個精光+1

.........
好吧,我只是看完心情惆悵不知該說什麼(那別說話如何)結果看到大家的留言忍不住附和....這是不適合插低的一篇
2010/04/30 00:44 | URL | edit posted by 小黑
常大叔失落了~XDDDDDD
2010/05/07 20:39 | URL | edit posted by 黑玥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waii7904.blog127.fc2.com/tb.php/21-c033b7d4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