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把流星抓進口袋 上

 


 

Catch a falling star是大鬼每晚收檔前必定會唱的、最後一首歌。

應該是送給阿妹的、應該是送給Gin的、應該是送給嬌嬌的。

總之,不會是送給他的。

 

阿妹跟大鬼那首『Catch a falling star』不知何時有了動作。

好像是某一晚,大鬼興奮雀躍地抓著阿妹,說他昨晚想到了、突然想到了!

純粹是想到要在兒歌上加上動作,靠。

不是他在說,他覺得幼稚園的編舞老師都編得比他還好。

這一連串動作很簡單,只有副歌需要做。

唱到Catch a falling star時一隻手舉高、在半空中握成拳頭。

an’ put it in your pocket,自然是把拳頭放在心胸上(為什麼不是口袋?),敲兩下。

Never let it fade away,張開拳頭,向外輕撥,作出飛走、飛走狀。 

Save it for a rainy day,又把手舉高,然後五指抖落,從上以下作灑雨狀。

 

以上,了無新意的簡單動作。

但阿妹跟大鬼卻極度熱衷這自創舞步,也許是因為只需要用一隻手、另一隻手可以撥吉他。

也許是他們每次邊唱邊做,笑著做,Gin都會看得目不轉晴、咯咯地笑,廔試不爽。

也許是阿妹在家中表演給嬌嬌看,嬌嬌很喜歡,現在整天跟爸爸邊唱邊一起做。

 

常江只會站在旁邊看,從來不加入。

太蠢太丟臉了,他絕對不做。

但每晚聽一次、看一次(有時候他們還為了Ginencore幾次)……

本來是阿妹跟Agnes的歌。

阿妹兒子跟Agnes兒子最愛的歌、最愛爸爸跟他們一起又唱又跳的兒歌。

不知何時,也變成是他的,變成他與他們共同擁有的。

 

被他們擁有之後那再也不像一首別人寫的歌。

像一顆被他們三人所發現、所撿起的殞落星星。

像一個裝進口袋裡,一直散發著微光微暖的秘密。

 

***

 

他們第一次經過時,大鬼正在唱歌、唱給一對女生聽。

那是很經典很適合在黃昏時聽的情歌,放學回家途中稍作停留的女生們死死瞅著大鬼,兩眼中冒出無數星星,表情陶醉、不知道是來看人還是聽歌的。

第二次往回走時,吉他盒中多了一張綠色紙幣。

常江瞄了一眼,十元。嘖嘖,現在的學生真大方真富有啊~

正當他在腹誹,就看見一對長腿跨過吉他盒,然後……

他跟阿妹又被抓著了。

 

……喂!常江、阿妹,喂──我有東西要給你們看!」

 

Agnes像個要向父母撒嬌的孩童般,姿勢經典地一手抓著一個。

用得著這樣嗎?他們又不會跑。常江扯開他的手,問──

「怎了?」

他開口,可是聲音出來卻是環迴立體聲二重唱。

常江跟阿妹不約而同地問,然後又互看一眼,有些不自在地別過視線去。

怎樣也好,今天是他們不明不白地開始『冷戰』的第二天了。算不上是吵架、卻也沒法若無其事地聊天,這還是三年而來的第一次,常江感覺彆扭,又想到,也許阿妹老早就想跟他說前天那番話只是一直怕破壞彼此的感情而忍耐著,這令他更不想先放下姿態。

 

大鬼眼睛骨碌碌地轉左又轉右,裝作看不到他們之間留白的距離。

「你們看好囉!不要眨眼睛!」

 

大鬼一隻手伸往背後,極度純熟地解下了揹帶扣,把揹在胸前的Gin解下來。

Gin含著三隻小手指,吐口水泡吐得不亦樂乎,精神奕奕的樣子。

始料未及地,Agnes走到石壩旁,把Gin輕輕放下,讓他挨著牆壁坐著。

Agnes蹲下來逗弄兒子,確保兒子的視線放在自己身上,然後就站起來,轉身開始走……

小叮噹都走得比大鬼更快,天知道他在玩什麼。

老實說,常江看到這裡都快要翻個白眼然後走掉。

Gin出現了跟平日不同的反應,常江記憶之中,那隻小鬼頭如果被阿妹抱著,而大鬼要離開一下去個廁所還是什麼的,小鬼頭就會伸直短短的手臂,哝哝呀呀地朝著爸爸揮幾下,『巴巴』聲。

這次不同,小鬼目不轉晴地看著Agnes,好像思考了一小下,然後抽出嚼得津津有味的小手,按在石牆上,慢慢地、慢慢地站了起來……「巴───」

看起來那麼不可能、卻又確確切切地正在進行。

小鬼兩隻小手都撐著牆壁,站起來,那雙腿明明比軟糖更軟、而且膝蓋彎得像骨折。

常江覺得最跨張的是這小鬼頭大身細,像個Q版卡通人物,嚴重的不合比例卻沒有倒頭裁。

但更不可思議的是,小鬼開始走路……

他走路的時候一眼也沒有看地面,只是仰著頭看爸爸的背影,一心一意想要跟上去。

Agnes沒有說錯,他真的只像個小小軟軟的麵粉袋。

只走了小小三步,便整個坐了下來。

 

「喂!」看得很膽戰心驚的常江下意識伸出雙手、才發現旁邊的阿妹也是同樣。

早有準備的Agnes跑回去,將兒子扶起來,然後抽出小手帕替他抹乾淨雙手。

「哎唷,Gin想找爸爸是嗎?Gin最愛爸爸了是不是?好厲害唷!你超厲害的你知道嗎?我家的GinGin會走路了!爸爸愛死你了,GinGin超厲害的~」

Agnes少不免的抱著兒子搖來晃去,用卡通音自戀一番。

常江輕易能從他的雙眼中看到滿溢而出的父愛、滿足與驕傲。「看到了嗎?他會走路了!昨晚我把他放在沙發上然後去拿奶瓶,轉身才發現他站在沙發上打算走過來找我!真的超可愛的~了不起吧?」

 

「哇~厲害!」阿妹喃喃地讚美了句,感動得一塌胡塗。「GinGin真了不起!」

什麼跟什麼?難不成嬌嬌沒有經歷過一歲之前的學走期嗎?他看嬌嬌那天衝進便利店要看冰淇淋的時候一點也沒個殘障的樣子。阿妹究竟在感動個什麼勁啊?兒子都三歲了。

 

「有什麼好厲害的?那算走路?只不過是持續性向前摔倒而已。」

吐糟歸吐糟,常江絕對不承認現在心跳快了是因為有什麼激動或感動情緒作緒。

只是……真的,時間過得真快,那一見就吐他一臉、每天不是哭就是睡;不然就哝呀亂叫亂笑的小鬼頭又多了一項功能,竟然開始走路了。

「常江你不知道的了!小孩子學不會走路就擔心是不是他雙腳有什麼問題、看到他會走了又怕他亂走會撞到什麼或摔到痛……總之當父母的想東想西很擔心的!」

阿妹上前打算抱著小鬼讚美一氣、亂親一通,卻被Agnes舉手阻止了。「等等!」

「等等!你們就站在那兒不要動,我讓Gin走過你們哪裡……

 

大鬼於是把Gin轉了個方向,讓兒子倚在自己的雙腿上站直,小臉朝著他們。

常江想,莫不是把他們當成練習用的安全網了?不過竟然也乖乖站好。

Agnes彎腰,抓起兒子的一隻手指向他們,「看啊,那邊是不是常叔叔跟妹叔叔?嗯?很疼你們的叔叔是不是?Gin自己去找他們吧~快、去找他們玩~」

 

那小鬼頭發出一連串意思不明的音節,一隻小手指直指著他們。

Agnes點頭,輕輕推著那小小背脊,於是小鬼呀一聲又開始走路。

好像真的聽懂了爸爸在說什麼,Gin抬頭一眨不眨地看著他倆,一雙小手張開向前伸,屁癲屁癲地朝走過來,好像準備隨時抓著他們的褲管,但要他彎一下小膝蓋再伸直卻要半輩子……

好奇怪,為什麼他從來都不覺得走路是件多難的事,就像呼吸喝水般自然,看著這小鬼卻驀然發現原來每件事都不容易、都曾付出多大的努力跟心思。

他們與Gin的距離大概只有三步吧。

常江覺得那比看鬼片還更可怕,小鬼每次彎膝蓋的時候都像整個人要摔下去了,卻都險險化解,神奇的是他好像完全不怕摔……天,他的心臟不是用來這樣折騰的好嗎?

好不容易,Gin終於走了三步半,張開的小手快要碰到他們的褲管了……

常江鬆了一口氣。他以為那小鬼肯定會抓著比較親的阿妹嗎?錯了。

他的褲管一緊,一隻小拳頭緊緊扯著,然後是第二隻。

竟然走向他、抓著他……那小鬼頭甚至招呼不打一聲就將頭挨著他的腳。

常江除了『忘恩負義』四字之外給不出更好的評價了,但在他發覺自己在幹什麼前已經彎腰,抱起了那要他走路比當苦力還辛苦的小寶寶,小寶寶亦自然的挨著他肩膀。

基於自己竟然抱起那小鬼,常江知道自己其實被震撼得不輕。

阿妹走過來,摸著Gin的軟軟紅髮,羨慕地說,「哇~常江,Gin喜歡你呢!想不到他會抓著你,他真的很喜歡你啊!Gin走得真好啊,對不對?GinGin~」

 

Agnes都走過來,輕掐了掐兒子的臉頰。「Gin你好了不起,不愧為爸爸的小天使~」

被兩個男人圍著,用裝可愛的卡通音不斷的噪音轟炸,場面說有多彆扭就多彆扭。

常江明白到自己充其量是個架子的功能,卻也不能就這樣鬆手,將Gin給摔下地。

於是他們三個人圍成一個圓,眾星拱月小皇子般的紅毛小鬼頭,超奇怪的3+baby局面。

但,常江一邊承受著經過街坊的好奇視線,一邊想……

阿妹總算是跟他說話了、也總算是碰他了,也許連阿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那有多自然而言。

他們鬧的那場似有若無的冷戰現在似是虛構、像個笑話。

良久,他控制不住地將放在阿妹臉上的視線轉移到大鬼上……

這傢伙……難道是因為注意到他們這兩天互不瞅睬,所以才故意……?應該不可能吧?

那曾不管三七二十一衝出來『襲警』的大鬼是這樣心思縝密的人嗎?

他又有什麼理由要為情敵去修補關係?明明他該靜靜等著漁人得利的,怎樣都太說不過去了。

大鬼應該純粹想炫耀一下小兒子吧,這樣的事又不是第一次了。

 

在常江出神的一瞬,Agnes已經把兒子給抱回去了。

「哇,抱歉~他弄髒你的制服了,有沒有面紙?」

「我有我有。」阿妹抽出一張面紙抹著他肩膀,常江才發現肩膀的布料深色了一大片。

剛剛Gin把口水流在他的警服上了,還在咯咯直笑。「行了,讓我自己抹吧。」

這死小鬼絕對是故意的吧?每次接近他都是陰謀、都會留下『紀念品』!陰謀!

哼哼,根本不是喜歡他而是討厭他吧?

他接過阿妹手上的幾張面紙,阿妹自然地與他四目交接一下,然後動作停頓了,似現在才發現自己又跟常江回復互動,略訝,卻先表達友善地勾起微笑。

 

於是常江低頭,也靜靜微笑了。

 

***

 

正是黃昏。

 

「你們今晚是不是放假?如果你們放假的話我就不出去了……

 

Agnes邊在心底盤算著、邊把啤酒逐罐逐罐放進塑膠袋之中。

他裝啊裝的發覺還真不少,數了數有至少八罐,於是又說,「你買夠一打了。要買一打的話去超市買比較便宜吧?這樣逐罐算錢可沒優惠啊,一點都不划算……

完全是讓店長聽到的會吐血而且即時解僱的『良心建議』。

 

但在他入好膠袋、找完零錢之後都不見絲毫回應。

他把發票撕下來遞給常江,順便觀察一下他的臉色,「……常江你啞咧?」

平常這男人進便利店看見他時雖不會歡天喜地還什麼的,但總會跟他閒扯個兩三句,幹嘛今天那麼反常?難道像狗血電視劇般發現了他父親是他殺父仇人,有不共載天的血海深仇?

Agnes的想像力超展開。

 

常江的反應只是抓了抓頭髮,讓本身已夠凌亂的髮更加亂了。

仔細一看,雖然男人臉無表情,但兩頰卻是有些微紅。

常江來買啤酒之前已經在家中喝得小醉了吧,也難怪愣愣的一問三不應。

連發票都沒有拿,男人抽起塑膠袋,直直走出去。

Agnes雙手撐桌,半個身子向外仰,努力地想要看到常江離去的方向……

他維持著這幼稚的姿勢,一直看到男人的身影消失,沒辦法再追蹤了。

想了想,Agnes拉開櫃檯的出口活板,追了出去,「我出去一下,不回來了,直接下班!」

「喂──!」後頭傳來日班拍擋詫異的抗議。

 

Agnes跑了兩三步,看左看右,都看不見常江的身影。

難不成已經回家了?阿妹曾指給他看常江住在那棟大廈,但他沒記清楚,只記得大概。

看常江剛剛那個樣子已經半醉,應該不會忍耐到回家再喝……

於是他再疾奔數步,極目四顧。果然,在附近的歇腳小公園中找到他。




Posted by 葦
comment:5   trackback:0
[Agnès
comment
那大家就明白為什麼中文名會叫『裝星星的口袋』了
欸,糟糕,寫到這裡我越覺得越迫越近的那劇情
我寫的時候一定會很難過也許還是繼赤色人魚之後邊打邊QAQ
2010/04/22 06:32 | URL | edit posted by 葦
其實我想問的是為什麼字到了後面變色了?XDDDD
2010/04/22 20:05 | URL | edit posted by 十誡
QAQ...慘了!我這回又要哭了!
話說~我想問的是
為什麼是"序"??
2010/04/22 23:18 | URL | edit posted by 雨而
我承認我腦子弱小.....
可我怎麼看都覺得接下來是大鬼跟長江的關係突飛猛進阿。
2010/04/25 16:36 | URL | edit posted by 小黑
GIN爸...再加把勁兒,小江就是你的了(誤)
2010/04/26 20:49 | URL | edit posted by 憧子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waii7904.blog127.fc2.com/tb.php/19-bf0b095e
trackback